仁智:委托融资被骗开具6张承兑汇票 债权人索亿元本息

2020-04-20 10:39:02 113

2018年2月12日,久当资产与麦丁投资和中国经贸通签署了《债务转让和还款协议》。 该协议规定,仲景通达从九当资产转移债权,同时阐明仲景通达仍欠九当资产的债务。 并按15%的年利率计算利息。  

 

为了支付上述金额,仲景通达向麦丁投资的背书转让涉及六张电子承兑汇票,为麦丁投资提供资金,麦丁投资将向九当资产支付资金。  《协议》还规定,如果麦鼎投资未能在约定期限内向九当资产支付融资金额,麦鼎投资将本案涉及的六张商业承兑汇票背书至九当资产。  

协议签署后,麦鼎投资未能按约定支付融资金额。 麦鼎投资于2018年12月28日批准了六张商业承兑汇票并转让了久当资产。 到目前为止,九当资产已经获得了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其中麦鼎投资和仲景通达作为背书人,ST人智作为出票人。 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的总面值为9677万元,出票人均为ST仁智,收款人均为仲景通达,背书人为仲景通达,迈鼎投资签发,发行日为1月。  2018年。到期日为30日,即2019年1月30日。  

九当资产提示ST人智在上述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日通过电子汇票系统付款,但ST Renzhi于2019年2月3日在商业承兑汇票承兑人账户上的账户余额为 不足。 通过拒绝付款。 在ST人事拒绝付款后,九当资产按照相关法律法规通过电子汇票系统向麦鼎投资,仲景通达和ST人事作为出票人发出了追索书,要求三方全额支付。 该案涉案的电子承兑汇票已转至九当资产指定账户。 截至九当资产起诉之日,双方均未收到任何票据。 因此,公诉方要求三方共同支付汇票和利息合计9677万元。  

对于6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ST Renzhi认为上述6张电子承兑汇票是基于误解而发行的,控方仲景通要求取消两者之间的口头信托合同。  

2018年1月,ST任志的助理董事长陈伯京与仲景通达的实际控制人金培琴进行了多次沟通和谈判,并委托仲景通达通过任志股份发行商业汇票进行融资,并形成了口头委托融资 。 合同。  

合同成立后,ST人智于2018年1月30日向中京通达发行了6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总金额为9.670亿元。 上述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的到期日均为2019年1月30日。经中国经济网通知,这六张汇票于2018年2月1日背书并转交迈鼎投资。2018年2月12日,中京 通达,迈鼎投资与九当资产签署《债务转让和还款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涉及债务转让和债务清偿共计9000万元,其中约定的付款方式为部分 迈丁投资办公室向九当资产提供的融资收益的一半。  

另外,由于中京通达背书已将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转给了迈鼎投资和九当资产,因此ST人之状告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仲京通达和迈鼎投资。 何九当资产将上述票据退还给ST人之。  2019年1月16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移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经审判,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10日裁定驳回ST人智的全部诉讼请求,目前该判决有效。  

ST任志认为,ST任志与仲景通达已就委托理财事项进行了口头谈判,符合《合同法》关于委托合同的规定,并已形成事实上的委托关系。 然而,仲景通达在获得六张商业承兑汇票后,并未向客户提供融资,而是转让了债权并自行偿还了债务。  2018年10月,ST人智在知悉中京通达通过欺诈手段订立委托融资合同后,及时向深圳市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息披露系统披露了上述事项。  

ST人之智认为,仲景通达的各种行为均构成欺诈,并符合可以撤销的合同法律规定。 因此,它提起诉讼,要求撤销两者之间的口头信托合同。  

此外,仲景通达,盈世信息和ST人之作为若干合同纠纷的共同被告被起诉,涉及金额604万元。 撤消投资者的起诉,并将其移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同时,英仕达信息公司起诉中京通达和仁之有限公司在票据追偿中也被一审驳回。  

ST人之表示,上述未决诉讼对公司的影响取决于法院的判决。 鉴于尚未审结此案,上述诉讼对公司当前和未来利润的影响仍不确定。 在收到法院发出的上述传票和相关法律文件后,公司已委托律师和其他中介机构积极讨论响应计划。 公司将根据诉讼的进展及时履行其信息披露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