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亿票据追踪案:20年来首次贴现,粉饰现金流一箭双雕

2020-05-20 10:10:54 151

山西F酒在2019年年报中表现抢眼,实现营业收入118.8亿元,同比增长25.79%; 净利润19.39亿元,同比增长28.63%; 净经营性现金流量超过30亿元,猛增220%。  

在这方面,山西F酒在其年度报告的披露中解释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加主要是由于本期销售收入和票据贴现的增加。”  

但是,现实与销售收入的增长无关。  

历史回顾:联交所查询了近37亿张应收票据  

在山西F酒2019年年报显示的产品中,F酒实现销售收入102.97亿元,同比增长27.65%; 系列酒90亿元,同比下降5.77%; 成品酒5.48亿元,增长61.56%。 两者合计,销售收入对净经营现金流量的影响并不像公司年度报告披露那样重要。  

净经营现金流量急剧增加的另一个原因是:票据贴现。 自上市以来,这在山西F酒的年报中是极为罕见的现象,至少是自21世纪以来。  

事情仍需要追溯到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间。 山西分酒在前后发布了相同的“美丽”年度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背面发送了一封询问信:“年度报告披露,公司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3.706 资产负债表亿元,占期末资产总额的31.32%,比上年末的22.62亿元增长63.88%,其中应收票据36.95亿元,应收账款1008.2万元, 应收票据银行承兑票据34.93亿元,商业承兑汇票2.02亿元。请公司:(1)结合公司的销售结算政策等因素,说明公司大额票据资产存量及大幅增加的原因 在今年的应收票据中;(2)结合特定的业务背景,列出每笔应收票据的金额,票据背后的潜在交易关系和交易对象 t,指出交易对象是否与公司有关联关系;  (3)补充披露报告期末商业承兑汇票是否与应收账款相若如果没有坏账准备,请说明原因,合理性和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  

应收票据中银行承兑票据与商业承兑汇票之和合计为36.95亿元,占总资产的31.32%。  

这是2019年5月17日晚上的交易所查询公告。  

5月24日晚,山西F酒提出延长对《交易所询价函》的答复,理由是“询价函涉及很多项目,工作量大,需要进一步详细核实”。  

5月30日晚,F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溪前往茅台镇参加2019年中国葡萄酒工业峰会前夕,山西F酒终于发布了回应公告。 对于大笔应收票据,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已转让应收票据12.49亿元,折价5.53亿元。其中,背书支付购货款8.05亿元 ,工程项目1.59亿元,广告及促销费用2.02亿元,物流费用,租金6100万元,其他支出2200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尚有1170笔尚未解决[  银行承兑票据总金额为5.29亿元人民币,未贴现的银行承兑票据有22笔贴现,总额为3.03亿元人民币。  

公司的背书或贴现票据均为银行承兑汇票,承兑人均为信用风险低的大型上市股份制商业银行。 通过背书和贴现,可以转移票据所有权的所有风险和报酬。 因此,尽管公司的背书或折扣均带有追索权,但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公司终止确认背书或贴现应收票据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  ”  

不管所有解释是否明确,至少在第二年终于结束。  

20年以来票据贴现:36.95亿元应收票据“遗失和追回”  

回到2019年年报,应收票据为零,但36.95亿元的应收票据尚未完全消失。  

 

山西F酒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本期应收票据质押金额为6.91亿元,已背书或贴现的应收票据金额高达30.87亿元。  


 

即,现金流量表中从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中折合现金最多30.87亿元。 根据山西F酒2019年年报,这里的金额高达134.63亿元。 同比增长51%。  

这是进入21世纪以来山西F酒的此类作业。  

熟悉财务管理的行业分析师说:“现有笔记可能会使酒厂的报表看起来更好,并且经销商支付银行承兑汇票是因为现金不足。这等效于经销商 打开出来并向酒厂付款,如果酒厂里有现金,可能会选择不打折,而需要转为现金打折,因此有必要通过银行发行票据并利用杠杆作用给 酒厂,可以促进整个资本周转。”  

如果不包括30.87亿元的背书或贴现票据,中山西芬酒业在2019年年报中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可能为-109.321百万。  

该行动不仅巧妙地解决了交易所在2018年年报中查询的不超过36.95亿元的应收票据,而且使净经营现金流为负。  

不仅如此,山西F酒的现金收款比率在2019年也从2018年的0.93增加到2018年的1.13,但如果不包括30.87亿元的背书或贴现票据,现金收款率将逐年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0.99、0.93、0.87。